二胡文化
鲁日融:真正明确探索创立陕西二胡风格流派,是1961年
发布时间:2014-07-12   点击次数:

 

 

 

真正明确探索创立陕西二胡风格流派,是1961

——原题:“秦派二胡”的形成与发展(1)

作者 鲁日融

信息 中国音乐(2012年7月3期)

文摘 供交流参考(版权归作者所有)

编辑 冬景

 

 

 

摘要: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创造积累,具有鲜明西秦地域特色的“秦派二胡”发展,体现了陕西传统音乐特色和本土文化意识,深具西部音乐美学意蕴,是新中国、新时代二胡艺术发展的产物,是陕西民族音乐家表现当代中国人文精神的一种创造。在新的世纪,若要取得新的进展,必须要从创作、理论、教育、演奏四个方面形成着手,才可能更好地将这一器乐艺术流派融入本土音乐文化发展中,谱写当代社会、当代文化生活、当代人文精神的新篇章。

 

在现代枝繁叶茂的中国民族器乐百花园里,与琴、箫、琵琶、古筝相比,二胡的历史不算太久。自民族音乐家刘天华先生1915年创作第一首二胡曲《病中吟》和其后相继完成的《光明行》等十大名曲及47首练习曲,从此奠定了现代专业二胡教学体系的基础,确立了二胡在中国高等教育中的地位,为中国二胡演奏艺术的发展揭开了历史的新篇章。刘天华先生开创的现代二胡学派一直影响并推动着中国百年二胡的创新历程,使二胡成为20世纪中国民族器乐领域发展最快、业绩辉煌的民族拉弦乐器。

关于二胡流派,从20世纪50年代就有以地域和个人命名的称谓,如:南派、北派和南陆(陆修棠)、北蒋(蒋风之)的提法;60年代后期又有南闵(闵惠芬)、北王(王国潼)的说法;到了80年代,时任中国二胡研究会会长、著名二胡演奏家、教育家张韶先生在总结刘天华学派之后,将近代二胡音乐创作与演奏所形成的风格、特色,归纳为南、北、刘(刘天华)、阿(阿炳)、蒋(蒋风之)、秦(陕西)、粤(广东)等多元风格流派的格局。我以为,不论是地域特色或个人风格所形成的二胡艺术流派,都是发扬光大刘天华二胡学派(主流派)的学术成果,是二胡艺术繁荣发展的可喜景象。

关于“秦派二胡”的形成,可追溯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自1952年西北艺术学院音乐系(西安音乐学院前身)开设二胡专业以来,首任二胡教师油达民先生就十分注重以民间音乐为素材,编写具有地域风格的二胡练习曲。他编创的数十首二胡练习曲,均可作为二胡乐曲来演奏。如《渭河畔》,原本就是一条曲调练习,后命名为《渭河畔》的二胡曲。油达民老师于1957年调离学校,但他的写作风格对后来西安音乐学院二胡教材的编创有着一定的影响。1954年我作为第一位二胡专业毕业生留校任教后,相继编写了《二胡教程》、《新编迷胡小曲20首》和多首二胡独奏曲,都是以民歌和戏曲(秦腔、迷胡、碗碗腔、关中说唱、陕北信天游等)为素材编创的。这一创作理念一直贯穿到我后来的室内乐(重奏)和民族管弦音乐作品的写作领域。然而,真正明确探索创立陕西二胡风格流派,是1961年8月文化部在上海召开的“全国艺术院校首届二胡、琵琶教材会议”之后。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由政府主持召开的就二胡教育、教材建设、二胡音乐创作与演奏等问题进行研讨的具有历史性的重要会议。当时,西安音乐学院向大会提供了由我编写的《二胡教程》(上、中、下三册)、《新编迷胡小曲20首》、《二胡独奏曲6首》。其中最注目的是以陕西戏曲音乐为素材创作的《迷胡调》、《秦腔主题随想曲》和根据陕北民歌编创的《丰收道情》、《信天游》。其中《迷胡调》、《丰收道情》还被大会选定在上海音乐厅举行的“二胡、琵琶独奏音乐会”上公演。当时《文汇报》、《新民晚报》评论说:“鲁日融的演奏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是独树一帜的陕西风格演奏家”。著名二胡艺术家、上海音乐学院教授陆修棠先生则预言:“西安代表鲁日融用陕西戏曲音乐编创的《迷胡调》、《秦腔主题随想曲》风格独特,像这样的作品对二胡演奏艺术是有所推动、有所突破的。将来拓宽发展下去,很可能会形成一种新的流派、新的风格……”。二胡界前辈蒋风之先生、刘北茂先生、张季让先生也都对这种新的创作理念给予了充分肯定,并鼓励说:“方向正确,坚持下去,定有收获……”从此我便将个人的二胡教学、创作、演奏设定在发展陕西风格的道路上,并逐步萌生了创立陕西地域二胡风格流派的构想。

然而,一种风格、一个流派的形成,绝非一朝一夕或某一个人力量所能及的。上海教材会之后,我结合教学,狠抓创作,倡导师生共同探索,发展具有秦风秦韵的二胡音乐创作,探索地域特色的演奏技法。这一思想理念,在后来几十年的艺术实践里,我和我的学生、同事们如:

20世纪50年代的邵吉民、党荫棠、丰芳、樊希孔、史振邦、关铭、吴桐、舒宜恒、张玉钦、王凤桐、李兴义、王佐世、李牧、乔建中、杨永林、李作明、高本正、牛登荣、李振荣、金仕瀛、杨林;

60年代的张怀德、白云玉、王随虎、潘克恭、李长春、李双彦、安之语、刘淑岫、任采莲、岳小美、史荣芳、余奋扬、王立和、周汉真、徐光明、徐跃斌、李恩魁、陈慧文、李绛英、曹广忠、芦荣昌、武金钟;

70年代的王刚、高希祥、郭雪志、张志勇、邓小鹰、周煜国、朱代红、刘登记、张振宇、樊敏;

80年代的岳峰、金伟、王方亮、樊军、雷强、张春、张图强、程莲、李辉、马建华、王俊德、刘西莉、张彬、王烨、胡滨、张效敏、李宝杰、李宇;

90年代的呼延梅文、牛苗苗、彭秀敏、冯丽梅、贾曼、苟小兰、吴昊、张宏、王凯、任文敏、杨柳、梁聆聆、朱江波、梁丽丽、邵琼、邵东、卫青益、刘冬、刘清、马赛赛、王楠、杨鸣、梁蓓蓓、牛飒飒、朱继红、常雯雯、郭昱、熊伟、余立新、周胜;

新世纪的张冀文、梁伟、孙媛媛、袁晓楠、席晨、管民、张璐璐、郭琴星、李严军、郭峪、李宏安、李静、程桢、郑彬、范婕、郭小兰、刘飞等几代学子同仁,孕育了一个集教学、创作、演奏和研究的秦地二胡艺术家群体,建立了一支发展“秦派二胡”艺术的传承带、生力军,遍及海内外。

可以说,陕西二胡音乐创作自20世纪50年代的《渭河畔》(油达民曲)、《迷胡调》(鲁日融曲)为起点;60年代的《秦腔主题随想曲》(赵震霄、鲁日融曲)、《丰收道情》(鲁日融曲)、《欢乐的秦川》(鲁日融曲)、《信天游》(鲁日融曲);70年代的《赶车》(鲁日融曲)、《送肥路上》(关铭、吴桐曲)、《丰收秧歌》(高明、关铭曲)、《渭北叙事》(张怀德曲);80年代的《蓝花花叙事曲》(关铭曲)、《长安社火》(赵季平、鲁日融曲)、《曲江吟》(鲁日融曲)、《秦川谣》(吴桐曲)、《三边轶事》(景通玉、余奋扬曲)、《延河忆事曲》(丰芳曲)、《秦中吟》(吴桐、张列曲);90年代的《黄土情》(张新怀、金伟曲)、《秦风》(金伟曲)、《曲江随想》(金伟曲)、《清华泪》(李长春、张冀文曲);直至21世纪的《神土》(张晓峰曲)、《西口情韵》(关铭曲)、《迷胡主题变奏曲》(鲁日融曲)、《望长安》(翟志荣曲)、《心香》(赵季平曲)等陕西二胡代表作品的相继问世,逐步形成了一个以秦风秦韵为特色的,具有浓郁地域风格的二胡艺术流派——“秦派二胡”。简言之,“秦派二胡”经历了从20世纪50年代的萌生,60年代的兴起,80年代的形成,90年代至今的发展历程。

民族音乐学家乔建中先生指出:“任何艺术流派的形成,绝不是靠一两个人或一两首作品,它必须有一个几代艺术家组成的‘传承带’,它还要有一系列代表曲目及由此构成的技法和风格”。[1]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长、著名指挥家、作曲家、评论家朴东生先生针对“秦派二胡”的形成曾著文:“二胡艺术流派的形成与发展是有一定历史过程的积淀,是有相对条件的,不是随意命名和自封的。它的条件应该有:

1.有风格特征鲜明的、独树一帜的代表作品;

2.有较为系统、完整的,能够培养、支撑这一学派的基础教材;

3.有代表人物;

4.以传承关系联接起来的群体,即由一层人来传播、演释、创造、发展这一流派艺术;

5.在一个相当的历史演进过程中,能获得较为广泛的认同(界内的认同和大众的认同)……‘

秦派二胡’艺术的生成,完全印证了这些条件,确凿无疑地说明了它是新中国成立后60年来反复实践的历史产物。”[2]著名作曲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赵季平为鲁日融主编的《秦派二胡曲论》一书作序时指出:“今天我们欣喜地看到崛起于西北高原,代表中国乐坛一个流派的‘秦派二胡’在这里诞生。它也让我们仿佛听到‘长安乐派’的华美乐章已从序曲奏响,并从中折射出西安音乐学院民族器乐教育60年来,建设发展的艰辛历程和辉煌成果。”[3]

为进一步升华“秦派二胡”的创作、演奏及理论研究,由西安音乐学院主办,陕西省民族管弦乐学会协办的“秦派二胡”学术论坛,于2009年10月9日—11日在西安举行。来自国内外的著名二胡艺术家、教育家、作曲家、演奏家、理论家欢聚古都,研讨论证“秦派二胡”的艺术特色、创作成果以及它对中国二胡音乐艺术发展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与会专家同仁一致认为:“以鲁日融先生为代表的几代陕西二胡界同仁,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创造积累,所形成的具有西秦地域特色的二胡音乐流派,体现了陕西传统音乐特色和本土文化意识,深具西部音乐美学意蕴,是新中国、新时代的产物,是陕西民族音乐家表现当代中国人文精神的一种创造……。”[4]

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二胡演奏家闵惠芬在“秦派二胡”学术论坛的致词中说:

“‘秦派二胡’追根寻源,音乐取材于西北民间的戏曲、民歌、民间音乐,继承了千年艺术传统,吸取了天地日月精华,并紧跟时代的脉搏气息,使音乐的本质体现出豪放,体现出深情。根深才能叶茂,这是‘秦派二胡’给我们的最重要启迪。为什么几十年来,《秦腔主题随想曲》、《迷胡调》、《蓝花花叙事曲》等作品久演不衰,而且远播重洋,成为当今二胡名曲经典?那是因为浓郁的乡情、人情,动人心弦,高尚的精神内涵点拨着人民的审美情趣,质朴的音乐品格,艺术魅力照映着人们对真善美的感悟……‘秦派二胡’是二胡大军的一支劲旅,它发扬音乐的地域性,抓住本土艺术最富魅力的地方色彩和神韵,倾心体现民风、民情、民心,成为‘秦派二胡’的成功经验,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发扬、升华。”[4](待续

 

来源:中国音乐(2012年7月3期)

 

**********

下一篇:鲁日融“秦派二胡”是以创作为轴心,反复创造实践不断积累而形成的

 

 

 

 






*留 言 人: 
*留言标题: 
*联系电话: 
*电子邮件: 
*联系地址: 
*留言内容: 
验证号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